真是厉害。安天压低了声音:“他的妻子是右丞相的外甥女。”燕七向安天努努嘴:“不要紧,你就表现的理直气壮,直面贾德道,往死了磕他,拖时间,越久越好。”燕七将那个瘦高保镖叫过来,低声说了几句。燕七道:“贾德道很有背景?”这个贾德道,长得一表人才啊。那保镖不敢耽搁,飞一般跑了出去。看着贾德道儒雅中透着不容侵犯的气质,燕七不由得注意起贾德道来。安天回眸看着燕七站在身边,顿时开心起来,上前拉着燕七的胳膊,激动万分:“大哥,刘押司分外难缠,这可怎么办呀。”安天振作起来:“管他什么金陵府尹,就是死磕。”这东西很奇怪,玄之又玄。随和、温柔,照顾他人感受,热情又体贴。可以这么说,有了什么样的气质,才能坐上什么样的位子。一眼望去,气度非凡,一看就非比常人。这股气质,看似儒雅,但阴柔之气过盛。安天头皮发麻:“这样行吗?可别下不了台啊,要是不好用,我在金陵的名声可就臭大街了。”而且,这种气质的人特别招人喜欢。一旦得罪了这种人,后果极其严重,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燕七暗暗点头。燕七心中一惊。四十余岁,白白净净,眉宇秀气,额头饱满,三山得配,高鼻梁,四方口,下颌有须,眼眸柔和而又明亮,修身儒雅。“最要命的是,调查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言情女生相关阅读More+

福晋有喜:爷,求不约

徽菜的书画

权色声香

狗尾巴狼

异常魔兽见闻录

无能的王

神武至尊

颓废的烟121

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桑家静

终末之龙

聂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