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水洞太过窄小,正着爬,还是拼死磨破了身子才爬进来的,倒着爬,更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排水洞狭窄,又无法转身。两个人就这么头顶着头,夹着两锭金元宝,死在了排水洞里。“朱大人客气了。”高瑞爽朗的笑了笑,夹着马腹缓缓慢性,与朱平安并驾齐驱,提醒朱平安道,“太仓银库是我大明的国库,防守戒备森严,朱平安可带相关文书了?若是没有相关文书,怕是我们说破了嘴皮子,他们也不会放我们进去。”高瑞一边在前领路,一边声容并茂的给朱平安讲道,对两个窃贼的遭遇既奚落又叹息。这窃贼拼死挤进银库后,也是运气好,进去后被他找到了两锭金元宝。这把窃贼高兴坏了,他知道也不能太贪心,就拿着这两金元宝放在头顶,又从排水洞往回钻。如果不是下大雨排水洞堵塞,银库官员让人去疏浚排水洞,还发现不了这两个窃贼呢,这两人还不知道要在里面头顶头多少年呢。你说,何苦呢,有手有脚的,做什么不好,要去做贼……”朱平安摸着鼻子苦笑了下,刚刚你都是发生了盗窃案了,很明显这排水洞里的就是窃贼了。“是两个窃贼?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朱平安明了,不过还是有些不解,这两个窃贼怎么头顶头的死在了排水洞里呢,难道是分赃不均?“哦,发现了什么?”朱平安好奇的问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透视小民工

尼古拉斯赵四

最强屠龙系统

一眉道长

惊天剑帝

帝剑一

玄天龙尊

骇龙

暖婚新妻,老公晚上见

北方有狮人

仙魔同修

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