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如昨日,飘飘洒洒,茫茫的田野一片雪白,户外那粘满冰雪的柳树上尽是树挂,像是一根根银条悬挂在树上,格外壮观。沿着官道,一路往北的朱平安忽地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有些莫名其妙。跟在杨大成身后的熊孩子,看着朱平安,大声的喊道。字里乾坤大,文中日月长。疲惫的风雪跋涉后,秉烛夜读也是一种享受,笔墨解渴,诗书去乏。杨大成一家苦苦挽留朱平安,发自肺腑的感谢朱平安,如果不是朱平安在,他们一家怕是要大难临头了。就凭黄攒点那吃人不吐骨头的作风,肯定会将杨家弄得妻离子散的。正是因为朱平安的援手,杨家才幸免遇难。黄攒点也被知县割掉了生员身份,然后又将黄攒点以往所犯的罪行一一查实,下了大牢。至于其他的差役也都按照他们罪行轻重,予以了不同的处分,让杨家没了后顾之忧。“杨大哥,你们不用再送了。”在驿站就不用顾虑这么多了,收拾好桌子,便挑亮了油灯,只是油灯挑的再亮,也没有现代日光灯那般明亮白炽,只有昏昏黄黄的一点。“大哥哥,我也要读书考状元。”第三天晚上是在舒城县的驿站停留的,凭借举人身份。朱平安在驿站得以免费吃住了一晚。驿站接待是有标准的,驿站接待朱平安这样的举人,标准只能说一般偏下。不过,托寒冬人少的福,驿站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透视小民工

尼古拉斯赵四

最强屠龙系统

一眉道长

惊天剑帝

帝剑一

玄天龙尊

骇龙

暖婚新妻,老公晚上见

北方有狮人

仙魔同修

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