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氏又道:“含双的娘偷天换日,欺上瞒下,也要惩罚。”这话说得严重却不夸张,四夫人听得心尖儿乱颤,又惊又慌。想了想,她对念真吩咐道:“找一个科考的丫鬟去照顾含双,再寻个由头,把她娘发卖了。还有她的父兄,都尽快处理了。”今儿个还是头一次,与她说起宗族兴衰的根本。内宅人多口杂的,这事儿想瞒也瞒不住,不实话实说不行啊。二夫人三夫人都明里暗里的劝过四夫人。陆四郎才是四房嫡子,以后是要继承家业的。若是让庶子抢了风头,将来有得你后悔的。可劝得再多也没用,四夫人通通充耳不闻。陆家那么多儿郎,就她儿子是个瓷娃娃,碰不得挨不得。久而久之,几个嫂子也就不再劝。至于更深的大道理,安国公夫人也懒得与她多说,省得浪费口舌。“这事儿也不能怪你。”安国公夫人语气温和,“行了,此事我已知晓,你回去吧。”安国公夫人点头,“四郎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他的性子我了解。若非他素日里对含双纵容太过,含双绝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此事,他也有责任。”四夫人愣了一下。娇生惯养的陆四郎没见过这样血淋漓的场面,看着便觉得渗人,忙偏开头,挥手道:“快拖下去。”四夫人就坐在她对面,心中五味陈杂。安国公夫人神情难得的凝重,“前两年的武阳伯府,忠勇伯府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

戎殇

闪婚蜜爱:误嫁高冷总裁

柳橙

都市超级高手

赤焰圣歌

一切从考城隍开始

小夸克

你跑不过我吧

想枕头的瞌睡

我当医生那些年

总经理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