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齐齐看向皇上。真是……这是不是已经晚了。“奴才一直以为,大佛寺主持是个奇葩,没想到,他找的代理主持,也是个奇葩!”看着滚滚黄尘消失在天际线,皇上一脸悲恸的转身,朝一侧兵部尚书吩咐道:“去行馆请西秦尚书并几位重臣,朕要问问,西秦究竟何意!”朝臣……皇上吩咐下去,兵部尚书就立刻执行。除了烂醉如泥,护住他还在孕吐的秘密,不让人知道苏清是诈死,他还能做什么!你说这种话,对得起你这双眼睛吗!(熟悉的同学知道,这是那个熟悉的大爷,对,就是他!)这是他对苏清最大的贡献。怎么有个大爷在这里!然而,这话众人也就只敢心头疑惑疑惑,私下嘀咕嘀咕,却无人真的敢问出来。一瞬间全场静默,静默之后的一瞬间,又全场爆出齐齐的倒吸冷气声和转动脖子的声音。就那么遗世独立的立在那里。皇上出宫,原本道路是要被肃清的。皇上语落,除了几个心腹大臣之外,余下的臣子,纷纷疑惑。福公公惊得手里佛尘差点落了。说完,老和尚一转身,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的离开了。徒留容恒和长青目瞪狗呆的杵在那里,久久回不过神。容恒艰难的做着酒鬼,孕吐酒吐傻傻分不清楚,平阳军在杨子令的带领下,也急吼吼的开拔了。然而,及至皇上往回走,走到城门下的时候,空荡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铁血残明

柯山梦

星河归来当奶爸

鱼北北

寻唐

枪手1号

家有悍妻怎么破

六月浩雪

漫威里的德鲁伊

骑行拐杖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清酒半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