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她还是某无番号特种部队唯一一个拿满五枚战斗徽章的骨灰级女教官,并且是中医药学博士,精通针灸。功夫不能懈怠一日,战场上,攻城略地,必须做到能征善战骁勇无敌。“走!带好打赏的,别丢爷的脸!”原主从落娘胎,就被对外宣称,是个儿子。苏清笑道:“爹,我打算去逛青楼。”十岁之前,是空白的。……平阳侯苏掣的书房。苏掣一脸欣慰的笑着点头,“去青楼好啊,银子够不?不够让你娘给你拿点。”苏清笑道:“够,够,今儿一早娘听说我要去赌坊,专门给我送了一千两,我的技术爹您也知道,现在兜里有两千两。”福星眼底闪着急切的亮光,吞了口口水,“准确准确,侯爷亲口说的!小的已经让人去给主子预定了第一排的位置,但是碎花楼的规矩,演出开始前一刻钟人要是不到,位置就价高者得,主子,快点!”这身子的原主也不简单,是个重生货。火烧眉毛!只是,纵然是两世记忆,这记忆,也仅仅局限于十岁之后,平阳侯府是武将世家,她爹平阳侯掌管二十万大军。正对着镜子欣赏自己的盛世美颜,福星就女扮男装奔了进来,“主子,了不得了,碎花楼新来了个姑娘,貌美肤白,腰细腿长屁股大,再有半个时辰就要登台唱曲儿了!”对于武艺和兵学,她爹对她一向要求严格。月白色锦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铁血残明

柯山梦

星河归来当奶爸

鱼北北

寻唐

枪手1号

家有悍妻怎么破

六月浩雪

漫威里的德鲁伊

骑行拐杖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清酒半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