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这么一说,满桌子的人便都笑,忙站起来把那两盆菜捯动了一下。可能全村人都被杀了一两个月了外人都不会发现!东北人家杀猪是大事,右右邻居都会去帮忙。桌子不够大,就临时拼的木架子上面放的板子,就如同有些村子弄出来的流水席的那种。按雷鸣的想法是吃完这顿饭,各家就赶紧收拾一下该找地方躲就找地方去躲了。“把这血脖儿拿走,把那个肘子换过来!”老雷头一指雷鸣面前的一盆菜说道。而今天坐在饭桌旁的自然不光是雷鸣自己家的人,村子里各家的户主却也会被雷鸣老爹给叫来了。杀猪菜里也就是东北的酸菜、血肠、血脖什么的炖上那么一大锅。雷鸣老爹开始还震惊于雷鸣的说法,可雷鸣一解释他就明白了。这菜都是硬菜,清一色的肉菜没有一个小毛菜。杀猪时都是用那杀猪刀一刀捅在猪脖子的大动脉上放血的,所以猪脖子上的那块肉由于被浸了血那就是红色的。“就是,就是,哪让咱们的大英雄吃这个呢!”雷老四也就是雷鸣的四哥忙附和着说道。所以,这饭菜怎么可能不丰盛。所以,不光雷鸣他家人要搬走,那就是全村的人都得搬走。雷鸣这么一解释,雷鸣老爹也就懂了。所以他才张啰着把家里人以外的活物能杀的都杀了,那不吃到肚里还给日本鬼子留着?更何况今天是雷鸣回来了,雷鸣媳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

龙傲剑神

纯甜橘子

王牌绝宠:总裁晚上见

洛心辰

入骨暖婚:总裁好好爱

大周周

冷艳总裁的超级狂兵

北冥听涛

绝品隐龙

羽龙

玄龙战神

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