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旭昌被抓时,段旭霆并不在京城,当时段旭霆已经被北尧国的冷漪公主抓走了,京城所发生的一切,他都不知道,也跟他无关系。“他犯了什么错,不就是杀了一个偷了他妻子的男人。”见他无所谓的样子,段武峰气急败坏,一拳头锤在了身边的桌子上。他也知道,当初段旭霆不再京城。段旭昌买凶杀了甄家大少爷,官府调查到了线索,前来抓人,官府也没错,哦,你说甄家大少爷偷了段旭昌的妻子,可是,段旭昌当时并没有辩解啊。段武峰既然把段旭霆和苏怀宁都喊来了,那么,当初的事情,他就已经调查的一清二楚了。桌子上的茶杯,因为震动而碎裂,杯子里的水流了一桌子,可段武峰看也没看一眼,只瞪向段旭霆,继续怒吼,“一对狗男女,原本就该浸猪笼去,被旭昌杀了,也是那男人应有的下场,他这么做,有什么罪?”而且,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正常之事。“敢偷人妻子的男人就该死,旭昌杀他,是理所应当之事,这事,就算报去官府,官府也不该治旭昌的罪,而是治甄家人的罪,是甄家人教子无方,上别人家来做客,竟然还偷了人家的妻子,让其怀上了孽|种,该入大狱的人不是旭昌,而是甄家的人。”段旭霆走到段旭城身边的椅子前,坐了下来,才面色平淡的看向段武峰,“爹,难道你不是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灵记笔录

画烟人

奥术世纪

风之天

岂是蓬蒿

装天葫芦

双界祭司

宵狂

绝品狂少系统

老胖囧哥

南宋第一卧底

龙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