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舅舅是牢狱里的狱卒长。又养了两日,曲嬷嬷和伍公公就轮流来劝太子搬回太子府养伤,太子殿下则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坚决要赖在苏家,直到伤口完好为止。半个时辰后,狱卒长就拿了一瓶伤药过来,递给了老太太,然后威胁她道,“老虔婆,你给老子闭嘴,老子告诉你,老子是好心,才给你们一瓶伤药,你们若是不识好歹,老子不介意再抽你们几鞭子。”只有老太太哭嚎着爬向大太太,“老大媳妇啊,你的脸……你的脸破了,哎哟喂,这天杀的狱卒,竟然伤了你的脸,这以后可怎么是好啊,哎哟喂,夭寿啊……这天杀的狱卒,你们好狠毒啊……”小公公来宣旨时,苏怀瑜整个人都呆愣了,脸色也骤然间煞白如雪,浑身无力,瘫在了地上。胡院判还说,太子可以搬回太子府住了,可是,太子舍不得和苏怀瑜分开,绝口不提搬出苏家的事。苏家的人今日会落得这么一个下场,不就是因为大太太对苏怀箐的宠爱过了头,才纵容的苏怀箐无法无天任性妄为的性子么。就狼哭鬼嚎起来。吓得老太太也不敢哭嚎了。而三日后,太子殿已能下床走路,伤口上也结痂了,不过,胡院判说,因太子额头上的伤口大,等痂掉了后,额头上会留下疤痕。曲嬷嬷没办法,只好进宫去跟皇后要法子去。苏怀瑜刚接了旨,闻讯而来的太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灵记笔录

画烟人

奥术世纪

风之天

岂是蓬蒿

装天葫芦

双界祭司

宵狂

绝品狂少系统

老胖囧哥

南宋第一卧底

龙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