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小说MM阅读网 www.xiaoshuomm.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545章:女人头

    ()

    ()()

    ()“刚说完就忘?”我说,“那第三者的脑袋当时就放在这上面的啊。”黄诚信大叫起来,杯里的茶水洒了满水,烫得他哇哇叫。我没想到他这么大反应,钱妻连忙拉他到卫生间冲凉水,又找出獾子油帮涂上。我心里反而有些不好意思,笑着说下不为例。

    黄诚信咧着嘴说:“田老板,你怎么棱介样做?很缺德的!”我连连道歉说没错,我就是个缺德的商人。黄诚信知道我在讽刺他,看了看我,没多说。傍晚,钱先生做东请我们在附近的饭店吃饭。也许是当地的饮食习惯,这桌菜几乎都是凉菜,仅有的几道热菜,做法也都很怪。对我这个好吃的东北人来讲,什么菜都能接受,除了酸辣汤,但阿赞宋林和黄诚信就惨了,基本没有可吃的,最后钱妻让服务员上了两大盘什锦炒饭,两人才没饿着。

    钱妻把儿子送到娘家,我们正点睡觉。好在这是三居室,五个人都能睡得下,我可以在客厅的沙发上凑合。到了午夜时分,阿赞宋林把我们叫醒,听到黄诚信呼噜声震天,干脆也别叫他,就让他睡去吧。我和钱先生共同把茶几搬到靠窗的位置,再让他盘腿坐在客厅中央的地板上,阿赞宋林坐在他对面。我和钱妻就坐在旁边的沙发上。

    关了灯,阿赞宋林开始施咒,黑暗中看到钱先生垂下头去,嘴里小声嘟哝着什么,但是听不清。几分钟过后,钱先生不再嘟哝,忽然次卧的门打开,黄诚信走出来。我朝他连打手势,示意他别出声,我们正在施法。黑暗中看到黄诚信也不说话,慢慢走到电视柜前面,跪在地上,用一个很奇怪的姿势,把头平放在电视柜上。嘴里嘟哝着“勾引,勾引我”、“凭什么杀我,他活着”、“还我的头”这些话。

    我非常惊讶,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钱先生的邪气跑到黄诚信身上了?这时,又见黄诚信慢慢伏下身体,在地板上慢慢爬着,看样子是想爬向卧室。这回我有些明白了,不用解释,那并不是什么邪神,而是前房主的情妇——被他悍妻砍死的那位倒霉女子。她应该是心有不甘,认为自己是被对方勾引的,而只有她被杀,那前房主却什么事都没有,太不公平。而爬进卧室,就是希望脑袋能和身体合到一处去。

    阿赞宋林加大音量,伸手按住黄诚信的头顶,几分钟,再用双手轻轻捂住他的左右耳,慢慢带着黄诚信身体走进主卧,看起来就是像光拎着他的脑袋。两人进了卧室,我和钱妻站在门外看,见黄诚信光着膀子爬上床,以一个很怪异的姿势斜着躺在床上,最后还扭了扭头部,应该是当时那名女子临死时的姿势,然后就不动了。

    阿赞宋林盘腿坐于床前,又用经咒加持了十几分钟,这才停止。让我打开电灯,告诉我刚才他持咒的时候,有一名被杀死在屋中的女性阴灵怨气忽然增大,所以要先把它超度。又让客户这几天的每天午夜都弄些纸钱和香烛纸马之类的祭品,多在屋里祭拜几次,以彻底消除怨气。

    看着卧室床上昏昏睡去的黄诚信,再回头看看坐在客厅垂头不动的丈夫,钱妻问:“为什么会附在黄老板身上,而不是我老公?”我翻译过去。

    “钱先生身上有邪气缠绕,普通阴灵不敢靠近,他的事明晚处理。”阿赞宋林对我说。我让钱妻放心,黄老板刚才是被那个砍掉脑袋的第三者女性阴灵附体,得先把它搞定才行,现在黄老板身体虚弱,不要吵他,就让他这么睡,也别去触碰。钱妻连连点头,把客厅中的丈夫扶起,到次卧去睡。我仍然在客厅沙发上,半夜还做了个怪梦,有个女人坐在电视上,不停地哭泣着,说有人对不起她。

    早晨醒来,我这头不太舒服,心想昨晚那梦估计又是被砍死那女人的阴灵,不知道跑掉的前房主要是知道此事,该做何感想。吃早饭的时候,我告诉钱妻,这房子的阴怨之气已经消除,过几天半夜在客厅多烧点纸,同时念叨念叨就行,但要注意安全别失火。钱妻非常感激,连连点头。黄诚信光着膀子从卧室走出来,看状态有些迷糊,我连忙把他推进屋,又到次卧把他的衣服抱过去。

    黄诚信这才发现卧室不一样,边换衣服边敲着脑袋:“这家人真系奇怪,我在次卧睡得好好的,非把我弄来这个主卧,搞得我头很疼,好蓝瘦。”

    我笑着说了昨晚的事,黄诚信半天没说话,忽然用力抱着我的肩膀:“田老板,我会不会被辣个吕鬼附体?辣个不行,我还系要做生意的,不能倒霉啊!”我说你想多了,昨晚那女性阴灵只是被阴咒催动,才附在你身上,已经超度过。

    “好奇怪,为什么没有附在你田老板身上呢?”黄诚信问。我说当时只有你是睡着的,人在睡觉的时候阳气最弱,不找你找谁。

    黄诚信咽了咽唾沫,我说:“你以后别再跟着阿赞宋林出来折腾了,我不会黑你的好处费,不要把人都想得跟你一样,是奸商。”黄诚信连连点头,说到时候考虑一下。

    转眼又是午夜,阿赞宋林照例让钱先生盘坐客厅,他在对面,黄诚信因为害怕再次被附体,就定好十二点的闹钟,到时候也爬起来坐在客厅角落观看。我关掉电灯,阿赞宋林从背包里取出上次的那个木刻面具,戴在脸上,开始念诵经咒。这次的经咒开始有了变化,既像念诵又像吟唱,与那次他为高雄解降头一样。

    忽然,看到钱先生慢慢站起身,低头垂手,慢慢在客厅里走向前方,但那个方面只是墙壁,而且是黄诚信坐着的位置。他立刻爬起来,躲到我身后,钱先生快要撞到墙壁时又折回来,继续这么走,有点儿像行尸走肉的感觉。我和钱妻、黄诚信互相看看,正在疑惑的时候,钱先生又躺在地上,身体左右扭动,双手抱着头脸,似乎在保护什么,这姿势非常像是在挨揍。

章节目录[Enter]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MM阅读网只为原作者鬼店主田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鬼店主田七并收藏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