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小说MM阅读网 www.xiaoshuomm.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至悬车,临淄城响起了鼓声,鼓声缓和而沉闷。这是城门关闭前的信号,一旦鼓毕,城内城外的门、亭必须关闭,道路上如果还有行人,就要拘下问其故、治其罪。

    都城乃一国之重,都城的防御从来都是严苛细致,只是临淄已经五十二年未经战事,君臣权贵生活日渐奢华,城内不单白天开市,晚上也开市,鼓声响起时各市一片喧嚣,大市中的商贾仍在交易,十三道城门关闭了十二道,只在城东留下一道闾门供来不及出城的商贾出入,因此留门的时间很短。

    与楚国郢都不同,楚国郢都东城贵而西城贱,王城也偏向东城。临淄则相反,临淄王城一开始就靠城西,田氏代姜后,放弃原有宫城,拆除西南角的城郭,在西南新筑一小城。小城周长约十八里,其一半在大城之内,一般在大城之外,与大城彼此隔绝。

    一城有两座宫城,大城并不是一个规则的长方形,西城墙、南城墙规整,东城墙因为缁水的关系,城墙多有波折,到了东北角甚至内凹,以避让缁水在此处的弯曲;北城墙东低西高,至西城数里处才拐弯内收,变倾斜为水平;加之公私工坊有多,以致城内颇为拥挤。

    夜幕降临,白日的喧嚣不但没有收敛,城内反而响起了更多的乐声。富贵人家不敢逾越等级,用膳时吹竽鼓瑟、奏乐欢舞,奢华并不比王宫落后多少。城北、城中各处工坊有依稀灯光没有舞乐,齐国能衣带冠履天下,靠的是无数织工绣娘日夜不停的劳作;

    唯有西城到了夜里往往无声无息,甚至连灯火也不见,可能的娱乐就是聚在酒肆、食肆、斗鸡场外,听听里头喝彩叫好,沾染些别人的热闹。不过这段时间,西城的贫民有了一个新去处,那便是稷下的学子会到西城讲学。

    “……楚国之政,庶民可立于外朝。外朝之上,不仅可议国危、国迁,亦可议律法、赋税、兵事、祭祀,乃至劳役、粟价。”黑暗中谁也看不清讲话之人的相貌,但皆感染于他的气势。

    听闻外朝甚至能议论粟价,围坐之人呼吸当即变的急促。有人怯生生的问道:“敢问先生,楚国外朝可议粟价,粟价可降否?”

    “自然可降。”说话之人不是什么先生,而是学生,叫伏生。他最开始也恨极楚王的跋扈,尤其是誉士杀人不死,但不知从何时起,鼓吹楚政已是诸多稷下师生的共识。楚政虽然不好,但相比于三晋乃至齐国,它又要好一些,尤其是庶民组成的外朝。

    “楚国与秦人大战三年,然楚国粟价从未及两百钱,何故?楚国不以粟牟利也。战后楚国夺秦人敖仓,敖仓者,积粟如海,若供齐人而食,可食三年。然为农人计,楚国粟价仍未降,此皆农人于外朝所议也。农人要粟价涨,百工要粟价跌,故而楚国粟价恒为五六十钱。”

    “五六十钱?!”众人一片惊讶。齐国粟价是列国中最贵的,能媲美的估计只有燕国。五六十钱的粟价有,但很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荆楚帝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MM阅读网只为原作者贰零肆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贰零肆柒并收藏荆楚帝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