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峰的手脚被绑在上下铺的床架子上,赤脚站在地面上,让他不断的换着脚。两个战士从营房警惕的走出。被他打晕的哨兵也是被背了进来,正倒在床上。一人枪口始终死死的对准赤果果的张峰,只要他稍有妄动,便会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锋利的刀刃缓缓的割着绳索,他的动作很轻,生怕发出一点点的动静,引起房间内战士的警觉,同时还要开口说话转移对方的注意力。腿弯不自觉的弯曲夹紧,张峰终于体会风吹蛋蛋凉,到底是什么滋味。另外一人则是充满警惕的四顾,以防止这个贸然攻击军事禁区的人还有其他的同党。说话的时候,张峰被捆住手腕的手微微的张开,在指缝间夹着口中刀。一年复一年,他们甚至除去同班战友外,已经不知道没有见到过外来人。对于他们来说被选中来驻守这个军事禁区,是一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200、凌冽的北方卷在张峰的皮肤上面,吹得他皮肤发出病态的红色。在接近零下三十度气温的室外用不了多长时间便会冻成冰块。显然手无寸铁,甚至光溜溜一丝不挂的张峰依旧不能够让他们放松。两个战士迅速的靠过来,其中一人绕到张峰的背后,枪口顶在他的后心上,然后向着另外一人点点头,那人便快速的向着岗哨昏迷的哨兵靠去。脚掌踩在雪地上,每走一步,寒冰的感觉就好像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教头

一世魔尊

金北

魔法傲世录

欧阳夏风

三世独尊

一念生

都市透视医圣

十年磨一剑

荡剑诛魔传

空留尘缘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