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MM阅读网 www.xiaoshuomm.com最快更新荡剑诛魔传最新章节。

    当汐微语和纪氏兄弟看清来人身形时,心下无不骇然。

    此人身着白袍,胸口袖有“四两”二字的白袍。

    长发半遮着面容,手中是一柄细长如柳叶的剑。

    三人都看出来此人是四两千斤堂的药徒,汐微语还认出了这药徒名为“小姜”。

    可小姜不是在早些时候便死于纪氏兄弟的铜钱镖下了么

    细看之下,小姜身上的白衣满是斑斑点点的血迹,却未见得一处伤口。

    一个死而复生的人,给他人带来的究竟是惊喜,还是惊吓

    汐微语先是一喜,喜的是小姜并未身亡,而后一惊,惊的是此人竟隐藏如此之深,他不只是小姜,他还有何身份

    如此一喜一惊,汐微语一时竟忘了抚琴,也不过这片刻的功夫,她只觉胸中一闷,破天丹的药效已过。

    她有些彷徨不知所措,前有狼,后有虎,难道她真逃不过此劫么

    另一边,未及纪瑜、纪亮思考太久,那小姜已将细剑一挥,数十枚他们方才掷出的铜钱镖竟朝他们飞了回来。

    不只如此,但见那把细剑剑锋上点点寒芒,逐渐在他们瞳孔中放大,那四两千斤堂的药徒竟已举剑向他们飞刺而来。

    当下,他们考虑的问题已不再是惊喜,或是惊吓,而是该躲镖,还是该躲剑。

    只不过一瞬,他们已无需再想。

    那些铜钱镖只是打在他们身上,谈不上疼痛。

    可是,剑和人都来得太快太疾。

    一剑洞穿两人的咽喉

    血溅如注

    他们未能看清那药徒是如何做到的,只是在他们闭眼倒下前,想通了一件事。

    此人既能用此细剑不动声色地接下数十枚铜钱镖,那今日早些时候,他不过是在逢场作戏,佯装中镖,佯装身死罢了。

    败在这样狡猾的高手手下,他们死得不冤。

    死而复生的人,或许从未死过,何谈复生

    “这是流星式”原来琴声一停,沈卞、风流子等人担心迟则生变,不顾气力尚未完全平复,便一同窜进了乱石丛中,瞧见白衣药徒刺出的那一剑,沈卞不由脱口而出。

    “流星式”风流子上下打量着姜逸尘,他已能大致猜出是早些时候的疏漏,没能发现有此漏网之鱼,对于沈卞所言却一时未能明白。

    沈卞道“风老弟不用剑,但这么些年来见识过的剑法定然不少吧。”

    风流子道“这江湖上用剑的人遍地都是,我就算不想见识都不行啊。”

    沈卞道“刚才那一招,你有何看法”

    风流子道“流星追月,内劲包裹着剑飞速窜出,持剑要稳,催动内力要疾,如此才能做到快、准、狠。一剑两命,这小子剑法相当不错”

    沈卞道“错,这小子没有动用分毫内力。”

    风流子一怔,有些不解,可他不会怀疑一个活了七八十年老怪物的眼力,道“何出此言”

    沈卞道“汐姑娘方才的琴曲针对的可是所有人,这小子自然也不能幸免,那种内息乱窜的情况下,风老弟可敢妄动真气”

    风流子摇了摇头道“自然不敢。”

    沈卞道“还将内劲外放包裹住剑”

    风流子依旧摇着头道“稍一个不慎,内息便将外泄不止,功力大损。”

    沈卞道“风老弟都不敢做的事,这么个黄毛小子敢做”

    风流子的目光又回到了那白衣药徒身上,笑道“沈老爷子可听说过,自古英雄出少年啊,不服老可不行咯,这小子能我们一堆人眼皮底下瞒天过海,保不齐他便身怀些异于常人的绝技,或者说,他是个聋子”

    沈卞道“风老弟这么说倒也不差,可你觉着他像是个聋子么”

    四个人的八只眼睛一齐落在白衣药徒身上,而白衣药徒的目光也在四人身上游走,对于沈卞和风流子的对话,似乎置若罔闻,看来莫非真是个聋子

    风流子道“直觉告诉在下,还真不是。”

    沈卞道“若说这小子刚才仅是靠纯粹的剑法,便害了纪氏兄弟的信命,风老弟可信”

    风流子毫不犹疑道“我信。”

    他又接着道“只是,那究竟是何剑法对了,流星式”

    沈卞道“不错,看来风老弟的见识到底还是窄了些啊,你可知这是谁创下的剑法”

    风流子不置可否,道“洗耳恭听。”

    沈卞道“剑仙李截尘,即便是个毫无内力之人,亦可使出如此奇快的剑法。”

    风流子倒吸口凉气,沈卞的答案确实超乎他所料,他能答得上来的,也只有一句话,“不愧是剑仙啊”

    沈卞显然和李截尘曾经交斗过,不禁有些感慨,长吁短叹道“二十余载未见,没曾想竟能在这荒郊野地碰上剑仙的徒弟。”

    沈卞虽感慨万千,可风流子绝不会认为此二人会是至交好友,想来沈卞多半曾败在剑仙手下,二十多年未能再见,便无法再一较高下,因而,心有不甘吧。

    风流子道“见到故人子弟,沈老爷子作何感想”

    沈卞道“想与故人再决雌雄。”

    风流子笑道“看来这不容易实现啊,一来,沈老爷子神功未成,二来,这剑仙在江湖上近乎绝迹,都生死未知了吧”

    沈卞摇了摇头道“那家伙心态超然,绝不会比我这老家伙短寿的,只是确实不知其人在何处啊。”

    风流子道“沈老爷子何须费力去找,可以将之引出来,或是逼出来呀”

    沈卞道“噢风老弟有何高招”

    风流子道“我想剑仙收徒绝不会多,有一二人足矣,而今闻名天下的龙多多已是身败名裂,今日咱们要是将这黄毛小子拿下,剑仙会不会就乖乖出来了呢”

    沈卞笑道“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

    白衣药徒自然是姜逸尘,沈卞所言分毫不差,汐微语的琴声确实也干扰到他丹田中的气海,可这对旁人而言或许极为致命,可对十数年来都是毫无内功的姜逸尘而言,实在是习以为常,要取纪氏兄弟性命,一招流星式足矣。

    见风流子和沈卞唠叨了大半天,终于寻着个对付他的话头,他不由发笑“两位前辈说了这么多,用来稳定内中气息,不知可否让小辈也说上两句”

    风流子笑了。

    沈卞也笑了。

    若非青樟肩颈处被咬伤,一笑起来恐扯动皮肉生疼,想必也会跟着笑。

    四人里边有三人在笑,虽然他们又折损了两人,可他们却不认为,在这并不宽敞的空间中,这白衣药徒能在四人眼皮底下将汐微语救走。

    这在他们看来是个笑话

    风流子道“自然,小兄弟不若先说说你是何人”

    姜逸尘也报以笑意,嘴上却道“这天气实在闷得慌,师姐,你可能与那琴兄合奏一曲让天地垂泪的动人之曲”

    小说MM阅读网 www.xiaoshuomm.com最快更新荡剑诛魔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