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MM阅读网 www.xiaoshuomm.com最快更新霍少的闪婚暖妻最新章节。

    霍盈玉恶狠狠地瞪着紧闭的房门,挠了挠头,然后回她自己的房间睡觉。

    霍予沉听到外面的脚步声远去,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浅笑。

    他洗漱完毕后,做了两组肌肉机能的锻炼,才将叶盈风在墓道中留下的一张极细极薄的油纸拿了出来。

    以前的工艺技巧真是不知道怎么制作的,制作出来的纸韧性极强,就算遭遇长时间浸泡,纸面和字迹都没有半点损伤。

    那张纸卷起来折叠,只有一根手指一般大小。

    而完全打开,却是一张长一米,宽八十厘米的大纸。

    霍予沉研究了这张纸小半年,却有很多地方不明白。

    目前这张纸留下的线索,他只成功的领会了一点。

    带盈玉回逍遥阁。

    从他与逍遥阁这边的人提出到逍遥阁接纳、迎接他们秘密回殷城,一系列的事情走完,经过了两个月。

    从黎伯的态度和他将逍遥阁的账本、各个方面的事务都跟他和盈玉一一汇报证明,这一步没走错。

    这跟他预期的有些出入。

    魏逢曾经跟他提过逍遥阁的成分太复杂,水很难摸清,连魏逢和魏总都没摸透。

    他不相信会这般简单就他和盈玉认作逍遥阁的主人。

    世上大部分的秘密魏逢和魏总都知道,只是他们不说。

    魏逢当年能提点他这一句,已经是魏逢在他的位置上能告诉他最大限度的话了。

    魏逢的档案是绝密的,执行的任务也是最刁钻、最危险的,没有军衔,没有荣誉,像幽灵一样蛰伏在黑暗里悄无声息的执行着最艰巨的任务。

    每一次见面,都可能是最后一次相见。

    也许,下一次任务他就牺牲了。

    霍予沉盯着了那张纸许久,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他收起那张纸,把纸卷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后,窗户近乎无声的响了一下。

    霍予沉正要防备,看到那影子就愣了一下,用口形叫道:“逢哥。”

    魏逢一身黑衣,头发依旧是精神的板寸。

    他犀利、肃杀的目光打量着霍予沉全身上下,最后落在霍予沉的腿上,“腿还能好吗?”

    “能,但需要一点时间。”

    魏逢这才松了口气,随后瞪了霍予沉一眼,“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玩意儿,跑逍遥阁里来做什么?”

    “有些事过来查查。”

    “查完赶紧走。”

    “逢哥,你怎么回来了?”

    “放假了,回来看看我伯父。”

    “你还有假期?”“不然你以为我全年无休?”魏逢没好气地呛了他一句,“我就感觉逍遥阁背后的人可能是你,抱着过来看一眼的想法来看看,没想到真的是你。你不玩这些惊悚的事情刺激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家,是不

    是活不下去了?”

    魏逢说着都想君子动手不动口了。

    当年他在国外执行任务的时候听到他出事的消息,差点导致任务失败。

    他怎么也不能相信这么活蹦乱跳的人死了。

    执行完那次任务之后,他就不顾上级和他伯父的命令回国了,尽最大的努力找到他的消息。

    知道他还有半条命的时候,他一个从未哭过的人差点在小旅馆里哭成狥。

    索性这个臭小子清醒过来还会跟他和霍家报个平安,否则他真想去弄死他。

    霍予沉从还是个小不点的时候就爱围着他转悠。

    霍家有一堆哥哥宠他,他也愿意宠着他,就想看他笑。

    最后长大了,他也是他们这一圈人最能折腾的一个,也是最说风就是雨的一个让人讨厌的货。

    就是这么一个人,却让很多人都不由自主地牵挂着他,就想看他好好的。

    他要是过得不舒服,就想去帮他给捋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明明他和霍家其他人放出去都是人模狗样的,看得比谁都开。

    一面对霍予沉的事,就容易感情用事。

    霍予沉默默听着,一句话也不回。

    反正魏逢和他家人都习惯了他这种“认错态度良好,但坚决不改”的破性格,被喷也是水过鸭背,不耽误他下次再作死。

    从小到大,这些事他一次都没落下过。

    每次就揪住认错都特别好,下次他想犯的时候继续像脱缰的野狗狂奔着去犯错误。

    魏逢也知道他这个德性,也懒得再喷他,问道:“你给我个时间,你还要在逍遥阁多久?”

    “最多一年。”

    “你不打算告诉你媳妇儿你还活着?”

    “等这事儿解决了再告诉她,省得她跟着担心。”

    “就不怕我们担心?”

    霍予沉嘴欠的回了一句,“你们都是糙老爷们儿,担心也不妨碍。我媳妇儿花容月貌,太过操心会老的。”

    魏逢顺手团了一个纸团砸他。

    他要再浪费一点同情心在霍予沉身上,他就改姓。

    霍予沉看着魏逢气呼呼的背影消失在黑暗里,半撑着下巴琢磨着今晚的事。

    今晚是谁刻意把肖莜引到了墙外?

    盈玉的功夫和身法他心里有谱,就算是肖莜也不可能从紫苍阁一路跟到这里,只能是有人刻意引他过来。

    那个人想达到什么效果,显然不言而喻。

    想借着肖莜揭穿他的身份。

    霍予沉思及此,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

    他要是连这点事情都料想不到,他怎么会堂而皇之的回殷城?

    这帮人这么小看他合适吗?

    ……

    黎伯将逍遥阁的文件拿了出来,一一摆到霍予沉的桌边,说道:“先生,账目都在这里了。”

    “辛苦了,我会在看完之后给你家小小姐说的。”

    “好好。”黎伯说着退了出去。

    霍盈玉拿起账本百无聊赖的翻了一下,看到一堆数字和列表之后都随手扔了,“不看这个。”

    “不只我看,回头你也得看。”

    “我不。”

    “以后这些东西都是你的,你想一直让我帮你管啊?”

    “嗯嗯。”

    “那不行,我是个残疾人,不能这么操劳。”霍予沉的话音刚落,手就被人打了一下。

    “不残疾。”

    “你说不是就不是?”

    “嗯。”

    “行,听你的。”

    霍盈玉这才露出一个满意的表情,拿了一本颜色最好看的账本递给霍予沉。

    霍予沉含笑着接过,翻看了起来。霍氏集团旗下也有餐饮业,看这类账本的诀窍差不多,并不影响阅读速度。

    小说MM阅读网 www.xiaoshuomm.com最快更新霍少的闪婚暖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