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忍住了,他的归宁,怎么可能因为要回家而变成这样的呢?时归宁一脸的茫然,问道:“我怎么了?”容嵩起身,使了一个眼神给身边的医护人员。时远山的眼泪忍不住流下来,他赶紧扭头,偷偷用手背把眼泪擦干。他看向时远山,迟疑着说道:“爸爸,你多跟她说说话。”她看向时远山,喃喃说道:“爸爸,你怎么了?”“我在,”时归宁很虚弱的说道,“你别哭,你不能激动……”容嵩见状,惊讶的摸了摸时归宁的脸,果然,果然有了温度。她只能求救的看向容嵩,“你快让爸爸别哭了。”他咬着牙,强忍着悲痛,“归宁,你现在是回家了,你知道吗,回家了……”他完全无法再承受失去她的痛苦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安抚起了作用,时归宁那苍白的脸色慢慢的恢复了血色。“呜呜呜呜……”时远山看见时归宁醒过来,更加激动,完全不能自己,“归宁,归宁……”他调整好自己情绪,赶紧说道:“你要能够够好好的,陪着爸爸,爸爸就心满意足了……”最后,时远山已经激动到无法再说话了。要不是那些仪器显示她的情况一切都正常的话,他都要疯了。时归宁看着时远山哭着哭着晕了过去,更加紧张了。他看到时归宁面无血色的躺在病床上,整个人也紧张了。他哭得很可怜,鼻涕眼泪一起流。时远山忍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我在大明当小吏

沐清浅

诸天万界之雇佣系统

汪公子在年

我在异界当教授

玉生琴

穿越之掉崇祯面前

叫天

无敌从老婆重生开始

七月雪仙人

穿回来后偏执大佬他黑化了

疯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