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烟想了想,笑道:“他想走的,不是国公那条路,而是自己的外甥女,也就是奴婢这条路吧。”祝烽看着她:“怎么不说话。”“……”反正都是外戚,何必去给别人家添砖加瓦?一伸手抓住了南烟的手腕,将她拉到怀里。“既然是宴席,怎么可能不喝酒?”他的眼睛,也微微的有些发红。南烟在旁边安静的听着“皇上,喝点解解酒吧。”而这个时候,两个人靠得那么近,南烟才闻到,祝烽的身上散发着一阵酒气。这个顾亭秋,看来很清醒。祝烽听着,点了点头。“只是,今天递上来的名册里,竟然没有他的名字。”“国公也完全没有提起过他。”“……”其实,他酒并没有喝多少,毕竟在河南道,这里的人和事都不比在北平的时候熟悉,他不能太放纵自己。“免得到时候自己打脸。”祝烽忍不住笑了笑。祝烽靠在卧榻上,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捏了一下自己的鼻梁醒神。祝烽点点头,喝了几大口。他长叹了一声,又说道:“但其实,你那个舅父,朕之前倒是想过要用用他。”他笑道:“朕这一来,倒像是来给他们送官做的。”“皇上……!”南烟轻声道:“再过些日子,奴婢的家人也会变成外戚。”祝烽说着,稍微有点眩晕的晃了晃脑袋,南烟急忙抱着他的胳膊将他牵到卧榻坐下,然后给他沏了一杯浓茶送到手里。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网游竞技相关阅读More+

魔门败类

惊涛骇浪

玩坏异世界

可喜的草莓味.QD

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

大周周

至尊重生

草根

完美至尊

观鱼

我在异界有座城

寒慕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