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金陵皇宫的庞大威严,也没有邕州靖王府那么奢华富丽,这个苦寒之地的王府看起来很简单,灰墙黑瓦,加上白雪,连色调都那么的简单。因为,那种厚重的,坚毅的,仿佛无人能摧毁的感觉,就是祝烽给人的感觉!这算是什么?爱屋及乌?又溜达了一会儿,渐渐的感觉到有点冷了,虽然南烟还想继续逛下去,冉小玉还是坚持扯着她往回走。冉小玉想了想,道:“不过我听说,梦见掉头发,兆头不好。”“啊?”也只有他这样的人,才能在这样的苦寒之地,抵抗倓国的侵袭,保护炎国的百姓不受侵害。刚一进屋,就感觉到金灿灿的房间里,一阵压迫感。祝烽盯着她:“去哪儿了?”冉小玉看了她一眼,抿了抿嘴,没说话。其实,看过金陵的皇宫,谁也不会觉得这个简单的王府很“美”,但是,司南烟的称赞,却是发自内心的。还是,爱人及屋?两个人走了一会儿,随便闲聊着,南烟突然提起昨晚的梦,说道:“吓死我了,我梦见自己的头发都掉光了。我是不是要掉头发了?”一看到他,两个人都立刻上前行礼:“皇上。”可是,南烟却觉得,这个王府比起金陵的皇宫,更适合祝烽。南烟轻声道:“这儿,真美。”“出去走走?”祝烽坐在里面,沉着脸。“哦?什么兆头?”“奴婢,奴婢在屋子里有点闷,所以让小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网游竞技相关阅读More+

魔门败类

惊涛骇浪

超强电脑管家

仙武大圣

玩坏异世界

可喜的草莓味.QD

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

大周周

至尊重生

草根

完美至尊

观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