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辟尘道:“我也晓得,正是看在你未曾杀生,且抢了财物也并非尽数取走,仍旧留下一些保命的神物,我才放你一马。你与那些浊妖不同,倒是修得一副好脾气,这天成身躯看来功不可没,让你本心真灵不昧。”两百年小劫!寅虎将军心中打定主意,再看李辟尘,却是直接换上一副悲怆面容,哭号道:“仙人可怜,小妖这出来抢劫也是无奈之举,若非那怪物毁了我家,乱我修行地域,让我无处可归,又怎么能搞出这些事来?”李辟尘将“照地青”拄在地上,顿时地生裂纹,他对寅虎道:“此兵天生地养,重一藏之数,你那偃月刀才多少斤两,敢和我这神兵相较量?”寅虎抱着李辟尘大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着,李辟尘整个人顿时愣了,再看那鼻涕眼泪几乎要沾到自己袍子上,顿时大惊,哭笑不得道:“你放手,你个夯货快些松手,看这鼻涕都弄脏了我的袍子!”寅将军连连叩头,李辟尘看的好笑,听他说“虽打家劫舍,却从未杀过一人”,不由地道:“你与我说,之前那有个游方的散士,因为不给你买路之财,做了你那刀下鬼,这又怎么说呢?”李辟尘说完,那寅虎目瞪口呆,三息过后猛地一个激灵,惊嚎道:“什.....太华仙人倾巢而出?上仙您莫不是诓我?这....这是要做什么事情?!”李辟尘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剑破九天

何无恨

万道龙皇

牧童听竹

鉴宝金瞳

七宝琉璃

重生之战神吕布

流浪的猴

厉害了我的原始人

竹刺无锋

战神狂飙

一念汪洋